南阳同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南阳同城网 首页 南阳财经 查看内容

补贴催肥业绩 长青集团能否长青?

2020-4-18 10:54| 发布者: kk888| 查看: 5855| 评论: 0|来自: 互联网

摘要: 此文章标题, 补贴催肥业绩 长青集团能否长青?本报记者 北京报道广东长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青集团,002616.SZ)在生物质领域正频频加码。4月16日,长青集团披露关于使用募集资金置换预先投入募投项目 ...
此文章标题, 补贴催肥业绩 长青集团能否长青?

本报记者 北京报道

广东长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青集团,002616.SZ)在生物质领域正频频加码。

4月16日,长青集团披露关于使用募集资金置换预先投入募投项目自筹资金的公告。截至2020年4月15日,长青集团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已经发行完毕,发行规模为8.00亿元。募资计划用于铁岭长青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新建工程等项目。

不过,因补贴政策问题,长青集团在建生物质项目的前景不容乐观。国盛证券研报显示,截至2019年10月,长青集团在建生物质项目8个,预计明后两年陆续投产。

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从现在政策情况来看,对新建、在建的项目影响挺大的,要考虑拿不到补贴的情况。生物质项目收料成本太高,这个问题是比较严重的。如果不靠补贴,可能难以盈利。

如果失去了补贴,长青集团项目能否持续长青?

业绩周期波动

长青集团前身系广东长青(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2007年,该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何启强、麦正辉、张蓐意及中山市长青新产业有限公司为四名发起人股东。

2011年,长青集团于深交所中绣上市,募资6.59亿元。自上市以来,长青集团业绩虽总体呈稳步向上态势,但其营收、净利等关键业绩指标则表现出周期性波动。

上市后的第二年,长青集团营收、净利即掉头向下,其净利润更是在2012年、2013年间连续两年滑坡超三成。之后的2014~2016年,长青集团业绩恢复平稳增长,期间公司也两次定向增发,分别从资本市场募资5.51亿元和2.09亿元。

直至2017年,长青集团再次出现业绩跳水。当年,该公司营收近19亿元,同比微降0.74%;净利0.88亿元,突降46%。长青集团方面表示,这是由于新增的环保热能项目大多处于建设期或筹建期,暂无新项目投产,加上汇率波动及金属材料大幅上涨等客观因素导致。

不过,2018年,长青集团业绩恢复增长态势,实现营收约20亿元,小增6%;净利同比剧增九成,达1.65亿元。

近期,长青集团发布业绩快报,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98亿元,同比增长24.45%;净利润2.96亿元,同比增长77.21%。公司业绩创出新高,这是继2017年营收、净利双降后,业绩第二年连续增长。

在这背后,补贴对长青集团业绩的贡献功不可没。从具体的业务板块来看,长青集团有环保热能和燃气具制造两大主营板块。2018年年报显示,这两部分业务收入占营收比分别约为46%和54%。近年来,这两块业务呈现一升一降。其中,2018年,其燃气具制造营收为10.81亿元,较2017年的11.73亿元出现下降;而环保热能的营收为9.26亿元,较2017年的7.19亿元有近三成的增长。

在环保热能板块中,包括生物质热电联产、生活垃圾焚烧发电等业务,这些是同国家补贴密切相关的业务。实际上,近几年长青集团领取的补贴金额也不断上升。2017年,该公司领取的政府补贴为7731万元,占当期净利的近九成。

2018年长青集团的业绩恢复,也同样涉及一笔迟到的补贴。

由于鱼台长青环保能源有限公司(长青集团全资子公司)收到自投产至2018年8月的售电款补贴2.4亿元。这笔补贴款不仅冲减上年坏账损失,直接提升了长青集团盈利能力,还与其余补贴(1.26亿元)一起,给长青集团带来了一大笔现金流入,优化了多项财务指标。

在建项目补贴未定

如果补贴政策出现变动,将影响到长青集团的盈利能力。

2020年4月3日,国家发改委公布关于有序推进新增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通知),其中对垃圾发电存量新增项目划分原则、重要程序、建立预警机制等方面作出规划,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通知划定了时间节点,2020年1月20日后,并网发电的生物质(农林废弃物)发电项目、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均为新增项目,按照以收定支的原则,通过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继续予以支持;之前为存量项目,另行管理。

长城证券研报指出,新增项目以收定支,即财政部根据相关补助资金增收情况,确定支持新增项目补贴总额;发改委确定补助项目新增装机规模。目前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较大,需要时间消化,新增项目数量、增速将得到控制。

补贴政策通过以收定支的方式,进行总量控制,新增项目则会看菜吃饭。同时,光大证券研报清晰指出新老项目界定的时间点,断绝了在建项目抢装以纳入存量项目的可能性。

生物质发电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2019年有观点认为,项目2020年底前必须投产,才能拿到补贴,之后基本上就不给了。从现在政策的情况来看,对新建、在建的项目影响挺大的,要考虑拿不到补贴的情况。

该人士继续说道,生物质项目收料成本太高,这个问题是比较严重的。而长青集团2018年营业成本中,材料和燃料成本占比就高达30%,且较上年上升约6%。

2018年年报显示,长青集团当期有超15个生物质热电联产、工业集中区的热电联产等在建项目,在建工程余额逾15亿元。2019年三季度,在建余额进一步增加至逾18亿元。国盛证券研报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公司在建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为8个,预计将在明后两年陆续投产。

针对补贴等问题,记者联系长青集团方面采访,但该公司人士表示,因处于年报披露前夕,不便接受采访。

不过,长青集团于近日在互动平台上表示,上述通知明确了生物质发电的农林废弃物处理的特点,强调了生物质发电环保属性。其对于农林废弃物(生物质)发电的中长期前景非常有信心。

流动性承压

对前景充满信心,频频加码生物质发电,也给长青集团带来了较大的流动性压力。

由于在建项目需要不断的投入,投资活动现金流大幅流出,使近年长期集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多年为负。近五年来,除2018年流入1.98亿元现金外,其余年份皆为负值,其中2019年三季度为-1.39亿元。

为维持流动性安全,又不断筹资,推高债务规模和负债率。2011年,长期集团债务只有5.76亿元,2016年后快速飙涨。2019年三季度,其负债超38亿元;相应负债率也由2011年30%的水平,快速攀升至60%之上。

截至2019年三季度,长青集团资产负债率为62.4%,较2011年低位已近翻倍;利息费用逾5000万元,与当期净利比约为26%。

不止于此,近期公司公布的对外担保额度显示,截至2019年底,公司共计对外担保总额29亿元,占净资产137%。如被担保方不能按时归还贷款,对外担保将可能变为公司的实际负债。

此外,为认购长青集团发行的8亿元可转债。近期,该公司大股东何启强、麦正辉增加了手上公司股票的质押比例。目前,何启强累计质押9500万股,占其持股总数的49.68%;麦正辉累计质押1.18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69.2%。Wind数据显示,目前长青集团共有2.57亿股股份处于质押状态,占总股本的34.61%。

温馨提示:
1、在网站里发表的文章信息都来自网络,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网站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网站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网站不负任何责任。
5、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网站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投稿/广告/合作邮箱511006333@qq.com|网站地图|南阳同城网 ( 黔ICP备16004385号-3 )

GMT+8, 2021-3-9 05:48 , Processed in 0.615957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